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        新闻搜索
        关 键 字: 分 类: 搜索范围:  
        Your position:首页新闻中心公司新闻 > 拉各斯,让我怎能忘记你!
        新闻中心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拉各斯,让我怎能忘记你!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4年2月12日 14:22

        说到拉各斯,就不得不说拉各斯的生活,如同拉各斯的交通和治安一样给人印象深刻。如果不是如此,那段生活只会象黑白底白冲洗之后的暗淡,毫无光彩。正是这样,这个地方成为最值得我思念的地方之一。。。。。  

        现在的拉各斯市是由6个岛和周围一部分大陆通过宽阔的高架铁桥连结成为一体的,市区以拉各斯岛为中心向东西两侧扩展,东连风景优美的伊科依岛和维多利亚岛,西经伊多岛向大陆部分延伸,北面是咸水湖,南面海湾是西非著名的拉各斯港。这一地区多泻湖。拉各斯全年阳光灿烂,滨海临湖,得尽水利,海风吹拂,近赤道而不酷热。棕榈婆娑,椰树摇曳,绿树成荫,青水泱泱,鱼鸥翱翔,一派水乡景色,被称为非洲威尼斯。

        IKEJA,是拉各斯州的一个岛,也是拉各斯州政府所在地,也是中国公司和个人大部分最集中的区域。由于这一带的中国人过份集中,常会引起了政府和当地黑社会势力的注意,经常发生中国人在家里被抢及被绑架的事情,甚至拉各斯移民局也有可能随时扣押中国人的事件。相对VIIKOYI两个欧美人聚集的地方,这里的治安状况的确值得我们深思。那里白天有警察巡视,夜晚有军人站岗,很少发生抢劫和绑架的事故,更不用说故意扣留,或许他们受欧美人蹂躏的怕了,也许那些人太富了,他们骨子里对白人有一种天然的畏惧,就是借给他们一个胆好象也不敢动一个气若游丝的白人,也或许这些国家对本国公民的保护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会让你觉得不是针对的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国家,世界没有任何人有这种胆量。 就连本拉登,也只能充当了所谓的英雄之后躲在山洞里过暗无天日的生活。我们清楚这些,但我们还是和大部分中国公司一样居住在这里。在这里心里有和种莫名的归属感。 

        我们虽然住在相对富裕的区域,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偏了。门口倒有一条相样的柏油马路,顺着马路走不到十分钟就会有一个大的市场,道路两边有很多临时的小摊,这与中国都市村庄里面的情形如出一辙。我心中觉得有些好玩,难道连乱摆摊设点也是人类的本能吗?远隔万里之外,也都无师自通。可惜这种市场你根本找不到一丁点的青菜,除了稍许的牛肉,鸡蛋外,就是一些米,面,鱼等类的生活用品,两边卖烤肉的还是比较多的,有烤香蕉的。我看着车流走过荡起的黄色烟雾袅袅,终究没有敢去尝试。在这种地方,能避开的就尽量避开,万一不小心,哪种洋病突然临幸于你,谁能说得清呢。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吃的最多的就是从国内带去的方便面,米粉之类的速食产品,好在宾馆的厨房是可以免费使用的,可以吃个煎鸡蛋,做个几乎没有青色的汤,火腿肠,方便面和鸡蛋充斥我的一日三餐,我厌恶了这些东西,即便现在除了鸡蛋以外,前两样东西我闻到就会觉得想吐。去BAR BEACH菜市场还是可以看到青菜的,这里是尼日利亚最大最好的菜市场了,菜多并且新鲜。对于我们来说,那是远水,解决不了近渴。实际上这里还是有几个比较大的超市的。在VI有几个超市,最大的是SHOPRITE,里面的东西还比较齐全,位置稍微偏点经常堵车;PARK N SHOP离中国大使馆很近,里面除了生活用品,办公用品也比较齐全;离PARK N SHOP不远的GOODIESS里面的猪肉和牛肉等肉类是最好的,当然价格也贵点;只是恐惧著名的拉各斯大塞车,谁愿意为吃一顿饭而塞几个小时车呢,天啊,这怎么的一个世道呢。 

        只有在中国城,我们才能吃到可口的饭菜,最忘不了和司徒(香港一位朋友)一起聚餐的时候,中国城附近,小型超市,书店,商场一应具全,具备有所有大城市的全部功能。最难忘还是司徒先生的拿手好菜--东坡肉。那是我第一次在非洲吃到这么好吃的菜,虽然没有湄州酒楼里那么正宗,可我怎么也忘不了司徒先生的东坡肉,至今回味无穷。在拉各斯,虽然生活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市之一,但在中国只有在高档海鲜城才能吃到的虾鱼蟹却相当的便宜,第一次吃穿山甲就是在这里,一只两公斤左右的野生穿山甲才相当于人民币一百多块钱。鳄鱼、羚羊,好象没有什么中国人不能吃的吧。我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,也不是一个屠夫,可那些东西于我在尼日利亚的日子里,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只有那些时候,我才能远离方便面。中国城后面是一个马场,坐在楼顶吃着东坡肉,吃着海鲜聊天,喝着啤酒,看着赛马场,被海风吹着,那一刻忘记了烈日,忘记了一切。。。。 

        作为世界上最拥挤的城市之一,还有一个怪现象,就是马路上叫卖东西的小贩。在大街上除了拖家带口乞讨者外,最多的就是那些用手拿着东西在卖的小贩。他们活跃于穿梭的车辆群中,随意站在马路中间叫卖。用眼睛望着车窗内的人群,只要发现谁瞟了他们一眼,就冲上去叫卖。而且,我发现他们卖的东西,五花八门,有小食品,瓜果蔬菜,有日常生活用品,还有鞋子,眼镜等等。我是从来没有买过。 

        在埃及,我见过一些头顶大饼的小伙和妇女。可头顶东西在这里更加流行。头成了他们最重要的载重工具。只要能顶的,全都能顶。一百多公斤根本不在话下,他们顶的高高的,从不用手扶而且还能快速行走。我见过多次,但从未见过有人掉下来过东西,莫非尼日利亚人天生有一种平衡基因。不按案,已叫绝。


            拉各斯是一个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城市。这里有大型运动场、国际机场、国际电讯大楼、国家艺术剧院、高层办公大楼等等,还有掩映在丛林里的别墅区,往往就在这些极度现代化的区域不远就会有让人瞠目结舌的贫民区,垃圾遍地,蚊蝇乱飞,地上高凹不平,黄土乱飞,一阵大雨就会污水横流,让那些本已破烂不堪的汽车顿时没了一点气力,有气无力的停在了路中间。这里有富人的天堂,也是穷人的地狱。


            拉各斯的海还是很美的,最吸引人的莫过于维多利亚岛上的海滩和塔克瓦海湾。为了避开这些那些吵闹的市区和那些肮脏的角落,我们每次都会去很远白人海滩,这里是欧美人的天下,也成了我们的休闲胜地。我只去了两次。可就是那两次给我的非洲生活雪中送炭。让我知道,原来非洲也有这么恬静的地方。椰树,柔柔的绵沙,轻拍岸力的浪花,躺在沙滩椅上,宽大的遮阳伞下,吃着花生,喝着新鲜的椰汁,那时候,已溶入大海,心如天空一样的蓝,如海洋一样宽,没了边际,漫到天际。。。

            怀念拉各斯,最让我诧异的是那里的雨季。我很喜欢拉各斯的雨。经常,我们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被雨水拍打屋顶的声音吵醒。迷迷糊糊一个晚上后,第二天早上起床你就会看到天空异常的湛蓝,空气格外的清新。这里的雨,强度一般不大,持续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半天。这就是拉各斯的雨,从不拖泥带水。  

            

            拉各斯,留给我的记忆就是这样混乱不堪。别了,拉各斯,让我重新理一下思绪,我会再回来的。

        撰稿人:翟继磊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公司新闻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